Quoted from Sun Bin 網誌的留言

http://www.chainsawriot.com/ 依位網主如果肯考證下過去港島區補選的民意調查,就唔會寫出咁反智的分析。

在拙文成也民調、敗也民調,早說過香港普遍根本不專重知識。其實我心裡面那一句,是香港人根本不專重發掘知識的人。所以才叫讀 PhD 的、當 RA 的去全職抄股票。
我本來考慮過不將 Meta-analysis 公開,將這些所有都投稿到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orecasting ,這可是將 Meta-analysis 這個主要用於醫學研究的概念,應用於美國之外的選舉環境的第一次。但最後都在這個 Blog 公開了。因為我覺得將這樣有趣的東西公開,像 Princeton 的 Prof Sam Wang ,比困在象牙塔更佳。反正就算我投稿到 IJF ,人家都不會登,主要是我沒有受過正式統計學訓練。之前有類似的經驗。
我不想討論我的分析是否反智,最少我覺得有趣就好了,我根本不期望 Meta-analysis 會如此準確。(其實有原因的,是因為 Meta-analysis 將 Sampling error 降到最低。但我不想再說了。否則又被話反智的了。)我一直強調的,是 Meta-analysis 的方法可推測實制結果,而不是我、電鋸、作為 1-555-CONFIDE 網主能夠推論結果。我可不像大力灰狗般料事如神。我只是一個微小的,根據數據在打鍵盤寫程式分析的小腳色。沒有知識、沒有數據,我不會敢說任何話。科學的測量,總比胡扯更準確。胡扯不準確,我不如不講。
由於那句對我說的說話有「反智」兩字,到維基百科查查此字之意義,有以下解釋:

Anti-intellectualism describes a sentiment of hostility towards, or mistrust of, intellectuals and intellectual pursuits. This may be expressed in various ways, such as attacks on the merits of science, education, or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