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說過,香港搞學術不如早抖。因為社會根本不專重學術,學術的價值遠不及人的利益所在。有人說你要借十幾萬來讀個搵錢能力成疑問的碩士,不如借十萬買返兩手阿里巴巴。香港人抄股就得,唔駛返工返學。
民調為例。民調的作用,實為一種科學的測量,只是被庸俗傳媒過度簡化了。民調的科學化在於,民調的結果,是盡量地做到 reproducible ,降低一切人為因素的影響。例如需要有隨機的抽樣,社群內每個人被抽中的機會均等。問問題要有統一化的技巧,問卷設計不能有引導性。(例如:現時香港經濟由中央支持。如選出民主派候選人,中央可能減少支持香港經濟。那你還會在選舉中選擇民主派嗎?)問卷很多時要進行先導測驗,計算問卷的可信性。 ((Reliability, 例如 Cronbach Alpha))
科學的測量,總比胡扯更準確。
生果日報的政治取向最明顯,他們是明顯支持陳太的。早兩星期陳太領前葉太時,那 20% 的差距拿來大造文章。可是今天卻話民調的數據不準確,不能反映現實。原因係陳太要打告急牌。同樣,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說,鍾教授的民調,根本上有政治取態,是偏幫民主派的。最後,是候選人之一的那個大律師,就鍾教授的民調則重兩太,故令「非兩太」的候選人支持度太低。他用其法律知識,要求政府以甚麼甚麼條例獨立調查鍾教授有否偏私。
如我只研究病人和病症的,科學性測量的結果,不會有這些大粒人仕去干預。例如我我發現肥人的睡眠窒息比率高。我斷估肥人不會來干預我。為甚麼當科學測量應用於政治議題,就會有這些人來干預?
原因就是利益所在。蘋果可能覺得,天天說陳太比葉太勁,那麼本來想支持陳太的中間選民,見陳太根本帶了個頭,想想不如星期天早上去飲茶而不去投票。曾鈺成和那大律師的說法最不能為人所接受。請問他們以甚麼證據去證明鍾教授做的民調有誤導成份?學讀 law 的安琪兒說,這個世界甚麼事都要講證據。要是民建聯用同一款問卷,同一調查方法(隨機電話抽樣訪問),發現葉劉比陳太的支持度更高的話,他們才有初部證據證明鍾教授有問題。如果一直做多次,也有同樣的結果,即葉劉比陳太的支持度更高的話,才說鍾教授有誤導、篤數!再重申一次,科學的測量,總比胡扯更準確。沒證據的胡扯,這叫做抹黑。

其實我最不希望見到的,是星期一如果陳太輸了給葉太,傳媒或民主派中人又將責任推給做民調的人。

給那些在研究院讀 PhD 的、在大學當 RA 的,趁年輕,早點轉行全職炒股票吧。社會不會專重你們的。方潤說應該多些人做分析。不!社會根本不想聽到更多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