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penis.jpg
真正的「一周」刊

之前在某紅人 blog 見過,為何香港人喜歡看八卦雜誌。阿宋生還好像做了個民意調查。
這個不是香港獨有的現像,在一般國家,無論極權主義國家如中共,到自稱民主如美帝,茶餘飯後我們都要一些話題,這些話題離不開八卦,例如 Britney Spears 如何的肥膩。這是最通俗、最入屋而且最易投入的討論。
最近發現,人與人之間的討論,最易鬧交的,除了與當事人有關的事情之外,就是政治和宗教。在公開討論,大家建基於互諒互讓的原則,又或者是伏爾泰那句傻話,叫做:「我不同意你的講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這個講法的權利。」但在非公開討論,不同意見有共鳴、有交集還好。但在多數情況,卻事與願遺,隨時口角、面黑黑,不太文明者甚至動武。因為我們先天就對自己所信的一套有一份優越感,而且自發性地感覺別人所信的另一套為低下的。亦因為這一份優越和歧視,通常政治和宗教討論,公開講時係一種心平氣和的教育,桌底下卻是一種互噴毒汁的生死戰。
八卦新聞的好處(or壞處),是負面新聞太多,而正面新聞讀者完全無興趣。在茶餘飯後,我們有一個齊噴毒汁的目標,方向一致,不同政見不同宗教、貧富貴賤大家坐同一條船,齊齊展示自身優越感,何樂而不為?
我作為一個古老石山老套怪,如茶餘飯後話題,嫌八卦新聞俗氣、宗教政治易傷感情、談別人的事干犯別人內政,我實在建議大家討論科學、數學、學術問題。你信相對論我不信,你認為P等於NP ((更生活化的例子是:西洋棋是不是 NP Hard 問題?)) ,需要的是數理分析和證據。這個範疇不但可增加知識,更可達到無視靈魂的超然。 ((亦因此我是悶蛋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