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ko_nicu.jpg
圖片來源:明報
即將轉到私人執業的瑪麗醫院兒科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主管藍章翔醫生(Dr Barbara Lam)

話說香港原來有幾間新生兒深切治療部(NICU),而新生兒深切治療部是公認成本效益最低的部門,要用最高的人力物力,去救一些有先天殘缺或不足月、不足磅的新生兒,救治後的新生兒,長大後很大可能出現後遺症。早前本網誌已經提出過相關的討論
日月報報道,瑪麗醫院兒科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主管藍章翔醫生主導一個計劃,就是將香港的多家新生兒深切治療部,集中為三所,分別是兩大教學醫院瑪麗和威爾斯,以及九龍中龍頭醫院伊利莎伯。 ((也即我工作的醫院,新生兒深切治療部可能會關閉...)) 昨日這個計劃出爐,而藍醫生亦宣佈退出公營醫療系統,投向私營市場。
這個集中化處理新生兒深切治療部的做法,明顯是參考自澳洲。在澳洲,只有教學醫院才有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一般地方醫院如有出現先天殘缺或不足月、不足磅的新生兒,需要運送到教學醫院治理。
我偏向支持這個新生兒深切治療部集中化的建議。但最近幾個月,這個計劃引起很多的爭議。例如有個別醫院反對這個計劃,原因是這個計劃令醫療成本最高的新生兒深切治療從該醫院消失。在醫管局的制度下,山頭處處,要在這個山頭主義的系統中爭取資源,就只有留住這些高醫療成本的部門。在這個爭鬧過程,我不能說是身於風眼中,但最少是風眼在我身邊略過。我曾經被負責有關計劃的人仕委托,去找資料支持/反對有關計劃。
醫管局行政總裁蘇利民來自澳洲。在澳洲,每個城市公立醫院的服務是十分專的,病人很多時要乘車到其他都市接受特定治療。蘇利民也許認為,香港比澳洲還要細,只是一個千多平方公里的小島,交通便利,行澳洲那一套不是會更加成功?可惜,醫管局的醫院聯網,缺乏一個系統,每醫院沒有專職。每區一醫院,每醫院有近乎相同的醫療服務,可能是香港市民所要求的標準。假定你住元朗,醫生要你做物理治療,你根本預計只會在元朗區的醫院接受治療,最遠你只會接受去屯門醫院或北區醫院。假如有一天,整個新界西聯網都不提供物理治療,要搭車到沙田威院或者油麻地廣華才有物理治療做,病人勢必媽媽聲,甚至找來香港病人權益協會幹事彭鴻昌就這個 case 向傳媒說三道四。早前因為九龍區產科迫爆,產婦要到新界西生產,所引起的負面報道已經模擬到病人對公立醫療的期望。
公立醫療根本必需改革,既然醫療融資方案爭議巨大,而市民又日益不能接受公立醫院醫療質素下降,我認為醫院專門化,將過多重疊的部門關閉可有效降低醫療成本。唯市民需要接受,慢性病長期覆診有可能要誇區看病 ((既然有人可誇區選校網,為何不可以跨區看病?)) ,或許社會福利署可為低收入家庭提供交通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