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ung.jpg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圖為今年莊啓程排隊換領中六學位的盛況

傳媒狂煲那位IQ高過130的13歲女狀元。捧這位出身自鳥不生蛋的「問題社區」天水圍,鄉音未除的新移民之後的天才女,總比再講今年又有幾多個零分垃圾學生好。香港年青人在傳媒那些456p的群姦派對、北區學校群體上課索K以及青少年沉迷上網欺凌「良家婦女」報道,已經定了形,我們實在不再需要多一單今屆再有三五七萬零分垃圾學生的新聞,唔該晒。
每個人都自命IQ高,但沒有如那女狀元般,能夠如此的早熟,而且醒目地將高 IQ 用於學業。將高 IQ 用於學業的好處,是可以入讀好大學、拿個好學位,做醫生、律師、會計師、精算師,從此生活無憂,數萬薪金一個月,過著小康生活。因為拿著的是一張 A 字亂舞的成績單,唯獨是要交很高的稅,過半的薪水拿了去供樓。原因是那些之前被他們壓著的,每年只考第三十名、會考僅僅五科合格的同學,去了做官。愚人管治智人。
我有想過,我拿著一張只有十幾分的 90s 會考成績,展望未來十年,我都仍然只會是領著萬多元月薪的 iPod 一族。 ((Insecure(不安穩)、Pressured(壓力大)、Overtaxed(負稅)、Debt-ridden(負債))) 就算讀完個 MSc,寫過一些推翻三十年統計學理論的論文,都不會有改進 。社會階級流動性愈來愈低,這是我們這一代 IQ 水平低下,做不了社會菁英 ((我討厭使用「尖子」這個字眼。)) 的狀況。暫時願望是,薪低但希望身體健康,仍能支持自己的興趣。就算一生沉淪於下流社會,但仍可以阿Q地向人說:「我很快樂!」樂天知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