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將它當成一場公共邏輯課,好過討論甚麼Cyber Bullying。這個年代已經不能講道德,就快連道理都不會講的了。今次不講道德,我只想講道理。我不是在為任何一方抱不平,我重申,我只想講道理。道德上,這次是可以legally各方打五十大版的。
我在很多人眼中是網絡施暴者,我是無道德加無道理的流氓,今次又來攝石抽水搵兩餐,推高Blog界排名做名士。 ((但希望那些寫網摘的人仕,就算你們如何錯愛這篇文都好,請不要file到「網絡欺凌」事件的Category,拜托拜托!因為這是irrelevant的。))
將年青人群交的事件歸咎於AV的散播,這種觀點其實都相當萌光社。這種說法無對和錯,只能夠講無證據支持。 ((有機會才講correlation和casual relationship的分別)) 姑勿如何,本來想講AV的廣泛散播,但卻要將一個現像簡化為一個人的錯,變成放AV條友引致群交案,實在錯到離譜。能夠將一種現像簡化為一個人的,這「一個人」永遠只可以是董建華。OK?例如我人工低係因為董建華。
好了,放AV那條友現在收左工,無AV torrent下載,是否代表不再有青少年群交事件?同理,董建華收工,曾蔭權上台,點解我無人工加?
使用這種邏輯,其實相當危險。你說艾西莫夫 ((Issaac Asimov,基地系列作者)) 令科幻小說成主流,使用這種邏輯的爭議性不大,最多係有凡爾納 ((Jules Verne,《地心歷險記》和《海底兩萬里》等的作者)) Fans走出來說凡爾納的功勞更大之類。最可怕的是「隔一代」,例如:

  1. 艾西莫夫寫科幻小說
  2. 科幻小說刺激科學家推進科學發展。

將1和2「隔一代」組合的說法,是「艾西莫夫推進科學發展」。那麼,走過來攻擊這句話的,將會有

  1. 其他寫科幻小說的人,他們都有功勞
  2. 真正推進科學發展的科學家。
  3. 邏輯學家

再者,我們實在無確切證據證明,「科幻小說刺激科學家推進科學發展。」是否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