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4-07-07_1524-1.jpg
Google 寄來的一封信

  1. 港姐選出了一個真真正正代表香港女性、來自加拿大的翻版黃宇詩。她的樣貌我不評論,反而是他那營養學的背景較為吸引。在醫院架構,營養部是醫生護士之後的大配角,一間千床醫院才會有三個專業人仕負責營養部。在香港,剛讀完營養學個Degree的那些,叫做Nutritionist(營養學家),要再考美國牌照才能叫做Dietitian(營養師/營養治療師)。香港不少「營養學家」撈不到本行,因為公院多數只會請「營養師」。而「營養學家」稱自己是「營養師」是犯法的。但因為這個學科很「臨床」,在申請醫院或醫學院如研究助理職位又幾吃香。以前在馬料水大工作時,差不多整個部門的研究助理都是營養學背景。岔得太遠了。話說出爐港姐接受記者方東昇訪問,方東昇不停說港姐冠軍是「營養師」,我主觀思維經過大腦消化再加上有色眼鏡過慮後,我覺得方東昇用錯了名銜。方東昇問了她一個幾廢的問題:「瘦是不是等於靚。」港姐即時拋書包,又BMI又乜又盛。其實,港姐要表達其美貌與智慧,面對如此問題,應該如此回答:「邏輯上等號的左手邊(LHS)和右手邊(RHS)應該是同價、同理。瘦一定不等於靚,因為兩者不同義。瘦只會等於與瘦同義的詞彙,例如Thin、削等等。就像1=1。同情地理解,如果你想說瘦是靚的組成部份。我們假定靚是3,瘦是1,那麼算式應該是1+x=3。我們先要求出x是甚麼,才能使用類似數學歸納法去證明瘦是不是靚的組成部份。就算你想問的是這個問題,你的問法顯然已經不正確。」
  2. 在報章日月報昨天見到一篇魚善到不鱔的港聞,講的是香港近年流行上記憶班。昨晚去書展,也「唔關事」地有數個記憶學Booth。記憶班聲稱會用一些方法去協助學生甚至師奶記英文生字、數學公式甚至背誦課文。記憶,一向只應屬於人類知識過程的大配角,主角應該是創意、求知精神以及勇於嘗試。有看過現在已經過時非常的那本所謂必看的「世界是平的」,已經講這個平世界,需要的是Right Brain Power(創意、整合),而不是原始記憶、計算所需的Left Brain。因為Left Brain的功能已經被電腦取代了。
    流行上記憶班是香港畸型教育制度之下的產物。家長可以比幾十萬去疏通老師拿個名校學位,記憶班和補習班甚至那些奧數拉琴圍棋班,都只是「唔上會好蝕低」的捷徑,不去上這些班怎去上名校英中?可惜的是,我們就算記憶如何超班,對於以前的事卻有如大失憶,不會欣賞它們。例如香港老音樂、老電影、香港近百年歷史,甚至八九年那場發生在春夏交際的政治風波。現在連深夜連「殘片」都不重播了,更遑論要下一代去欣賞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