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明先,雖然我唔見得有人會偷用這個小說,但作者係我(電鋸),我保留版權,現本作品所有的文字以Creative Commons 3.0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3.0 Unported發表。這將會是一個十分短的故事,大約會在十五六回之內完成。悶就預左,不過請給我些意見。

無題< 第一回>

伍明康醒來,時間是2009年1月2日早上五時三十七分四十二秒。
由2008年跨進2009年,香港人所面對的問題將會更多。2007年上半年股市衝天,原來是中共政府故意製造的煙幕,目的是為2008年的北京奧運注資。伍明康本來是中文大學統計學系的一名助教,薪水算不賴。可是他討厭公營部門的官僚以及與一般港人一樣一時貪心,轉到摩根大通工作。他憑著其對統計學的認知,分析當時的股票,建立了不少模型。他以統計分析獲得的結果,會送到公關部,讓那些有「財經演員」之稱的所謂證券分析員在電視台講股。他以統計分析發現很多的股份交投很有問題,由其那些和北京相關的股份。他曾經向上頭報告過這些現像,甚至要求那些「財經演員」要向公眾交代這些奇怪的熱錢流出先兆,可惜沒有人理會。
終於在2007年9月28日星期五,這個泡沫再一次爆破,事為第二次亞洲金融風暴,只不過上次的炒家來自歐洲,今次大炒家是中共政府。
事後才知道,「財經演員」和統戰部串通了。香港政府不敢逆意,完全不露半點風聲,事前還要有財金官員鼓勵市民入市。原來,是要香港小市民供獻金錢,給勞民傷財的2008年北京奧運包底。香港政府還要為中共解話,指這是一些不知名的美國、日本炒家做的好事,甚至懷疑前度宗主國在背後扯線。這些騙得了誰?市民根本都不相信,只可惜香港人早在報喜不報憂的反智傳媒毒害,已經成為完整的順民。
伍明康深信自己的統計模型,幸運地在股市最高點時賣出所有股票,有點積蓄,但他的職位過不了2008年這個香港經濟核冬。他的公司摩根大通決定撤出經濟動蕩的香港,他的飯碗不保。雖然失業,他時常暗笑那些「財經演員」和統戰部串通,今天他們一起倒飯碗根本是活該!
他想回到大學找個教職,但政府卻因應第二次亞洲金融風暴削資,大學之間不少重覆的教學部門關閉。中文大學的統計學系,被香港大學的取代了。更別說公開大學及教育學院了,這些大學已經不存在。那些因為中大統計系關門大吉而流離失所的教職員,完全沒有被港大吸納。幸運的,可到西方國家繼續教書、做研究。不好運的,只好繼續量地。伍明康這個有逃兵前科的人,更加難在港大覓得教職。2008年下半年開始的高學歷人仕自殺潮,除了醫生、教師、社工自殺居多之外,也有不少是這批曾經作育英才,走在世界學術尖端的失業教授們。當年教導伍明康的教授們,也幾乎在2008年耶誕節前燒炭死光了。
伍明康好不容易,才用積蓄過了2008年。2008年的耶誕節清晨,他收到了一通電話,是他申請的公立醫院臨時研究助理職位,有著落了。這是他收到最好的耶誕節禮物,縱使月薪只有2000元,學歷要求只是中五五科E。
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
雖然他搞不懂,為何大學不再有錢搞研究,而這一家公立醫院卻有。
< 第一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