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lepsy_poster.png

又要到Output center。今次只是翻炒上之的切雞,因為時間太趕。反正這些東西的重點不是設計,正如臨床研究的重點不是一個只會做統計分析的研究助理。
這幾天在讀一本小說,叫做Improbable。我已經過了讀小說的年紀,所以讀得非常慢。腦出突然出現一個以香港為背景的SF故事,但我沒有能力將這個故事寫出、畫出來、拍出來。就像沒有許景琛的李中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