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過了每看一戲寫一篇影評的年紀,所以寫這一篇有點吃力。
多套荷里活巨片如海十三、加勒比海盜及蜘蛛人,都沒有去看,偏偏去看了兩套港產片。就像慣性支持《Linux Pilot》雜誌,明知自己沒有Technical background去讀,但每月仍買一本支持。
如果我是詹瑞文的話,我不會接拍《戲王之王》。不是這套電影不好看,詹瑞文仍然好搶戲,但詹瑞文一向在電影的小角色,可以跨張如雙槍雄或《大丈夫》的鴨頭,也可以平凡如《伊沙貝拉》的包租公或扮演雙槍雄的老臨,每次一小段不溫不火。但觀眾仍留有鮮明印像。今次和阿Sa的超跨張角色混在一起,故他整場戲也只好做一個更加跨張的角色。走出戲院,詹瑞文的警察角色已經甚模糊。可悲的現實,香港人expect一套笑片的主角要跨張。近年笑片主角已經不跨張,例如占基利已經用了另一種方法去搞笑。也許詹瑞文的角色,可由鄭中基來演,就成為龍咁威3。
《老港正傳》原名《老左正傳》。要是我為這電影起名,我不會用《xx正傳》這個無誠意的組合 ((單單港片已有阿飛正傳、阿福正傳、癲佬正傳、癲狗正傳、飛女正傳、靚妹正傳,電視劇有肥貓正傳、阿嬌正傳,歌曲有高妹正傳。還有外地港譯的宋飛正傳、阿甘正傳、阿森正傳、蟻哥正傳。如此多的正傳卻沒有一套外傳。)) ,可以大膽一個字叫做《左》甚至《左仔》。這電影野心很大,想拍一套《阿甘正傳》般的東西,為香港左仔平反。的確,左是無罪的。左仔被香港主流歧視,是在暴動 ((同時為文革)) 之前後。暴動和香港主流價值相左,再加上楊光之流煽動恐佈活動,才令左派被政府帶頭歧視。例如左派學校畢業,不能進入政府工作。
或許你的老豆老母,都是左仔,他們可能曾在勞工子弟學校讀書,他們到現在仍擁有一本小紅書,他們後生時參加左派工會的舞蹈歌唱晚會,他們有意無意會說出一兩句毛澤東的語錄,例如女人可擔起半邊天。我知,因為我有一個左派媽。
現在的保皇黨,他們不全然是左派。大部份只是一些機會主義者。
黃秋生作為一個混血兒卻演活了一個老左派。電影沒有提到後過渡期港人出現信心危機的原因。

p.s. 今天陶傑串阿飯蕉,串得幾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