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人事事要求政府干預,例如香港政府應該資助獨立音樂等等,五一勞動節,港工會上街爭最低工資,澳爭反黑工反官商勾結。明顯澳的訴求勝十籌,再加上開槍事件,更令澳人的示威可霸頭條最少十天,港工會辨的示威只會是五月二日佔A版的一個小角。無他,可能示威者已經了解示威和不示威,根本無力左右政府政策,故此採用一種「慣常儀式」處理之,行完就算。也許有天政府真的立法有最低工資,工會可以有遊行相片貼在那些「成功爭取xyz」的街邊橫額之上,交了一點政治功課,算對得起選民。

我不是經濟學人,但最少我知道,就算最荒誕的經濟理論都會有一兩個經濟學者支持,而最低工資,是沒有(無、Zero、Nothing、Love、Nil、からありません..)經濟學者支持的理論。不講理論,想想現實情況,要是最低工資是30蚊一個鐘,你是香港紗廠僱主,你會請1. 無經驗會考0分16歲花靚,還是2. 十年經驗無考會考30歲技工。有最低工資,理論上知道的結果,是會增加低技術人仕的失業,而這批人又不能透過就業獲得更多經驗。更長遠的結果,是製成品成本增加,競爭力下降。僱主為了減低最低工資帶來的成本壓力,於是就Cut沒有被法例監管的福利,例如培訓、保險、醫療保健。最終受害的都只會是工人。這是政府有型之手涉足商業市場,差不多肯定會引起的後果。這也不是解決在職貧窮的Silver bullet,有不少人仕甚至在香港工資保障運動之下,被扣減工資至規定水平,是多麼的諷刺。

想想196x-7x年,香港有些人的工資,是比可能的最低工資還要低的Zero,甚至負值。因為當時有學徒制,學一門手藝,無工資死做,甚至要交學費,但一個人學識一門手藝,卻可打工做熟手技工,或者創業令更多人就業。無獨有偶,香港經濟卻在這一個無最低工資保障的情況下急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