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新聞,見到霍金終於可以試下Zero G的感覺。他最後用他的特製Powerbook及Fred聲音說了一句"Space, here I come."
這一單是娛樂科學新聞是比較有趣而且比較振奮。起碼比xxx有毒更有建設性,年屆六十、加上身有殘障的霍金,玩完「機動遊戲」說的那句話,也即那句我只能在本港新聞報道聽到、十分Quotable的Space, here I come之背後,他還說人類必需要快速征服太空,不能單靠政府單方研究。太空研究需要商業的參與,才能有更平價的太空旅行服務,就像個人電腦及天空航行那樣。

"I am hopeful that if we can engage this mass market, the cost of spaceflight will drop, and we will be able to gain access to the resources of space, and also spread humanity beyond just the earth."

最近到另一半的弟弟在香港仔的家作客,早上上班會乘搭小巴。香港仔到旺角只需要13分鐘。小巴路線基本上是下山路,由香港仔入QMH那段路,我的iPod mini播著Super Eurobeat,再加上小巴的高速、拋,我竟有一點離心感覺,很有頭文字D feel。在進入西隧的那一段路,耳機傳來的是頭文字D早期熱播歌曲Burning Desire,我看到路牌寫著「此段特斜,請用低波」,但我看到小巴的速度計由40km/h昇到60km/h,小巴在超鈄路以60km/h + 地心吸力快速飛降,我真的感到輕微的Zero G,在入彎時我學霍生細聲說了一句:Space, here I 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