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草莽英雄 梟雄本色

「談判不屑,造反無膽」的港式民主派

香港民主派便是如此這般,視上街、遊行,甚至民主運動為一種ritual(慣常儀式),卻從來沒有認真的想過,「敢教日月換新天」。

不用激烈手段爭取民主不打緊,筆者便是一個溫和民主派,向來贊成以策略、談判、討價還價,以及妥協來爭民主,但卻常常被有些人罵作「投降主義」。但偏偏那伙人卻只是硬在嘴邊,完全沒有前述那種置生死於度外的梟雄性格,絕食永遠只是48小時(有時還要「接力」﹗),行動永遠思前想後,「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結果注定只有落入「談判不屑,造反無膽」的窘境。

到底香港民主烈士應該做葉利欽,定係「要鍚身」?
蔡Sir忽略了香港搞民主的是市民和吹水議員,市民和葉利欽及列寧等等實權人物不同。我們應該希望三司十一局做葉利欽,例如黃仁龍命令警方圍繞禮賓府,將曾蔭權遠禁,指曾蔭權的普選路線圖太慢,有違基本法。宣佈曾政府已經被解散,要求中共政府即時宣佈香港有雙普選,迫曾好像他信那樣流亡英國。這樣的事件才比得上葉利欽在流產政變時做的事,但港政府一定不會出現一個葉利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