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繼修理陶傑之後,他要修理何文匯的正音

潘想修理何正音,想同何搞辯論。 其實我想講,與其標準化,不如我們抱開放態度看廣東話。例如任達華,可以讀賃達華,又可以讀淫達華,賃同淫,爭少少音,我接受到。就算你讀到含達華,我頂多話你「歪音」,不會話你錯。即係好似我講圍頭話,因為你未聽過,就代表我讀個音係錯?我不是語言學家,但我知道英語、日語甚至普通話都有不同的口音(accent)。例如英國內的英語有河口口音、北方口音以及皇后英語(BBC英語是同一樣的東西)。口音和方言(dialect)有點不同,因為方言會包括一些特定的辭彙甚至特定的文法。我認為不同口音的人可以溝通,例如你講淫達華我大概知道是那些像查理士布朗臣般木口木面,可以當黑社會大佬或PTU的那個演員,話英雄係中華英雄漫畫個主角。

學者應該去做的,不是去討論誰是誰非。應該去統計那一個音在多人講,再建議人如果想最多香港人明白你說甚麼,應該怎樣怎樣讀,但讀成另一些音,只要知道是類近同源,可視為正確。例如溝渠可讀成「鳩」渠,因為的確有一部份人將溝讀成鳩。

沒有人會這樣做,只會搞一些有如辯論推倒權威之類的PR野。重申,香港沒有學術界,只有娛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