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聽香港電台一分鐘閱讀Podcast,常常發現負責剪接的手足出錯。例如今集,理應一星期有五段。但今集頭三段都是一樣,重覆三次,上班交通途中用iPod聽以為自己撞野或者iPod壞了。用兩台電腦下載這一集,才確定是剪接出錯。
    另外,我也試過聽到突然Cut聲和突然完。
    也許這是叫我們回歸聽收音機的手段。
  2. 寫Program搵食,由其是我這些寫Domain-specific programming(我更喜歡另一個名叫做Very-high-level Language),最常出現的錯誤,係打錯字。好煩,不知怎樣才可以減少打錯字。
  3. 電影業界獲政府注資3億,搞電影基金。之前我已經發表反對意見。今日電影會上垃圾會講話,陳嘉上反對政府要審視劇本才決定是否注資。嘩!這班電影人都幾大貪,他們想一申請就有錢,不理你是不是拍垃圾。要是政府在批出研究基金時,可以不看Protocol盲批,那就好了。可惜我無機會到垃圾會說話。政府唯一的衛生研究基金HHSRF,2002年出台時,政府才批出一筆過兩億。申請極煩瑣,要有專家評審委員會研究過你個Protocol,覺得研究有用最多才批出80萬,多數一萬幾千。想像一個有點經驗的RA人工一個月一萬,請問一萬幾千可以做得些甚麼?每年有近五百個申請但只有數十個獲批。電影業界作為一門商業活動獲政府補貼三億,還要「阿之阿左」,真是不知所謂。別忘記他們還有那些姓向姓林姓楊的大水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