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erwannabe.png

經過一天努力一邊計數一邊切雞,70%成品係咁,自己幾欣賞作品的色彩配搭。
很辛苦左右腦都要用。
其實我幾鐘意做下砌稿。不太敢說這些是切雞,怕被專業切雞師群起攻之。
我覺得我有些天份,中小學時常常被任命做Board、同學錄。大學時甚至切雞過Society的Logo,那個Logo設計深受Patera的影響,當年出過Soc紙同埋印仔,可惜好像不太受落。
這些天份已經被多年的正規教育所埋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