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們的社會每次出現任何化學品都大肆做一番新聞之際,社會上有很多的事,更加值得我們的關注。

例子之一,是醫療成本的問題,個人認為這比這些假食物危機及類似孖寶賽車的馬場裝機關事件,甚至魔警射了幾多粒子彈,更加值得佔據每份報紙的A版。可悲的是,我們的傳媒沒有人夠班,去報這一類的新聞。我想唯一可能會有這樣的新聞,只會是鏗鏘集。

有很多錢我們不知道如何的洗了去。現在每個部門都講成本效益,其實醫療系統每天都在算死草,看看那個醫療程序不太值得投資。例子之一,是新生兒深切治療。

美國一直有研究數據,分析新生兒深切治療的價值。1998年的美國研究發現,低於1.5Kg的新生兒的第一年死亡率是66%。要令一個重量低於1.5Kg的新生兒在一歲都不過身,第一年的平均醫療開支是九萬多美金。要是低於0.75Kg,費用更加高達27萬美金。27萬美金等於幾多呢?等於近二百二萬港紙。如果用在資助綜援人仕,可足夠一個三口家庭15年。以一個大學生平均向學生資助處借5萬計算,220萬,可令44個大學生完成學業。但試想想有一天你或你的家人誕下一個0.7Kg的嬰孩,醫院說這個嬰孩救不活,要救的話先付要220萬,你會有甚麼感覺?到底救人重要還是成本效益重要?這個問題已經足夠令學者、公眾及政府庫房作出人道及經濟的討論。這個比根本不抵觸的「經濟發展」及「政制發展」的角力,更加有討論價值。

所以美國有人提議孕婦生仔強制買保險,如果係VLBW(即係嬰兒重量低於1.5Kg),就由保險公司負責醫療開支。 但這到現在都行不通。

香港的情況更加奇怪。各醫院是有山頭主義,沒有集中的新生兒深切治療部。早前傳媒勁講的內地產婦來港產子問題,也完全忽略了內地產婦生產新生兒佔用新生兒深切治療部資源的問題。

Ref.

Rogowski J. Cost-effectiveness of Care for Very Low Birth Weight Infants. Pediatrics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