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八掛周刊指歐倩怡做產前時去驗了「蒙古症」。蒙古症三個字仲要雞春咁大隻,我只能說寫這篇文及設計如此封面的,在侮辱自己,品味有問題。(反正傳媒中人如此的愛評人品味,詳見今天MacGrass)編輯也都OK讓這樣的封面出場,品味更加有問題。

生過仔甚至未生過仔的都知,產前驗唐氏綜合症是十分正常的檢查,而且近乎是Routine的檢查。歐倩怡的母親是兒科護士長,或會建議歐倩怡去驗,有何問題?此報道最令人反感的,是「蒙古症」三個字。

「蒙古症」(Mongolism/Mongolian idiocy)現在已經公認為政治不正確的字眼,已經紛紛改用學名「唐氏綜合症」(Down Syndrome)。John Down在18xx年發現此病,發表論文時的確是採用Mongolism一字。John Down改如此的一個名,是因為他覺得「唐氏綜合症」患者,外表及智能像根據Johann Friedrich Blumenbach分類下的蒙古人。Johann Friedrich Blumenbach分類之下,世人只分為五種:高加索人(Caucasian,白皮膚)、馬拉人(Malayan,啡皮膚)、「黑鬼」(Negro,黑皮膚)、美洲人(American,紅皮膚)及蒙古人(Mongolian,黃皮膚)。這個廣義Mongolian和狹義的Mongols不同,是指整個東亞地區黃皮膚的民族,包括那篇八掛文章的作者。要是八掛文章的作者和18xx年的John Down同樣見識,認為綜合症患者實在和黃皮膚種族的人相似,我無話可說。但既然有「唐氏綜合症」一個沒有種族歧視的字眼可用,為何執意要用侮辱自己民族的「蒙古症」?

就連使用多年的「愛斯基摩人」(Eskimo)都因為帶有種族歧視(Eskimo指他們是食生肉的野蠻人,但他們不是吃生肉的)而改稱印紐伊特人(Inuit)和尤皮克人(Yupik)。「蒙古症」這個在上世紀已經在西方國家禁用的字眼,竟然再由黃皮膚的香港傳媒寫手帶頭拿來作封面頭條,我是老外的話,我會暗笑這些香港人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