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投稿到明報及蘋果的Letter to editor。我認為此文章已經石沉大海,故此貼在此處。寫這篇文是我不值大生圍村村民被外界辱罵,但看來外界只想將大生圍妖魔化,我也無話可說。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寫這件事。
taisangwai1.jpg
圖中紅色的地方是大生圍村,旁邊密度甚高的是錦繡花園。可見大生圍旁邊有大片魚塘。黃色部份是一直存在的貨櫃場及輕重工業場地。
來源:Google Map 衛星圖片

大生圍

在未有二月五日的抗爭事件,我相信大部份港人根本不知道有一個大生圍,只知有錦繡花園。因為我見有部份報章在報道抗爭事件之時,竟將大生圍誤寫為南生圍。
大生圍居民反對錦繡花園建路障,被描寫成有如盧少蘭般的刁民。我看到今次事件和上次領匯上市事件的相似。網上討論,將大生圍描成黑勢力控制、賣農地給黑社會興建非法櫃場、破壞環境、縱容非法貨櫃場殘害錦繡花園居民利益。甚至有人要求政府迫遷大生圍居民。作為大生圍居民,我不會對這些討論太認真,因為我知道這些是由公眾對大生圍的誤解而起。
領匯事件和錦繡事件的相似,在於雙方公關的懸殊。領匯和錦繡事件都是由一場官司引起,有人透過一些動作,試圖左右裁判官的裁決,再引起輿論。記得領匯事件時,報章日日引述網上討論區批評盧少蘭、鄭經翰等等意見。今次錦繡事件,達成的效果和之前類似。為何兩次事件輿論會出現如此單一化的現像,我認為與媒體的使用者有關。
領匯事件是因為投資者相對有錢,他們普遍已經上網,甚至可以多次登全版廣告表達意見。公屋戶卻沒有渠道表達意見,一來因為上網、登全版廣告對於他們甚為奢侈,二來因為要為口奔馳只好逆來順受。
大生圍現在的居民,不是大家想像,是那些住丁屋、分土地、有特權的典型暴發新界圍村人。大生圍最少有一百年歷史。大生圍的本址是包括現在的錦繡花園,本來是一大片魚塘,居民住在魚塘邊木屋。發展商向地主買下大生圍本址興建錦繡花園,大生圍居民同意搬村遷就發展。大生圍居民於是在八十年代初遷入現址。現址是一些政府興建的補償石屋,居民沒有業權。大生圍現時只有七十多戶,近一半是獨居長者。其餘的很多是魚農,有些年青人到市區打工(包括筆者)。說不上窮困,但不如強鄰富庶。只有少數幾戶有上網,更遑論有錢登全版廣告向外界解釋公眾對大生圍的誤解。因此,我相信公眾對大生圍的誤解,只會一直存在。

taisangwai2.png
大生圍魚塘現場,攝於零六年十二月

大生圍魚塘農地不像新界其他地區可以亂建露天貨櫃場,因為大生圍鄰近米埔濕地,國際公約(Ramsar Convention on Wetlands)訂明是禁止買賣和發展的。也因此,大生圍保有本地罕見的一大片魚塘,是候鳥的棲息地。這一大片魚塘,一日有國際公約保護,都會永久存在。

taiyuen.jpg
攝於1975年,大生圍旁邊的「泰園漁村」,是一個主題公園。圖中所見是泰園漁村的賽車場。現時泰園漁村只剩下泰園騎術學校。
(Source: 香港Mini會

大生圍旁邊,二十多年來一直是香港工業及物流業的集散地。附近有貨櫃場、牛奶廠和汽車維修工場等等。(以前甚至曾經有主題公園)這些行業,是在新田鄉居住的低下階層賴以為生的。部份貨櫃場在錦繡花園發展之前,已經存在。
近年香港物流業急速發展,加上過境口岸通車,大大增加錦繡大道的使用量。業界人仕拒絕行新建成的錦壆路,不是在意那增多的十幾分鐘車程。錦壆路本來只屬於牛潭尾排水道工程的一部份。設計時沒有顧及物流業需要,路設計得太窄,闊3.5米的大型車不能駛入。另外,錦壆路的接駁路段,有不少一樣是私家路。難保有一天附近其他屋苑又再有樣學樣私自封路。各界人仕都無路可走。
這一片土地,其實最宜永久保存於1960年魚塘的狀態,無奈發展是無可避免的趨勢。城規錯誤已經鑄成,道路規劃也都欠妥當。唯附近居民仍要靠物流業、魚業、工業生存,行業仍要靠大型車運輸。每個人都不想大型車出入其道路,除了有安全問題也會推低樓價。政府應平衝錦繡及新田的利益,是「各打五十大版」港式社評常用的論調,做得到固然是好,但做得到又談何容易。本人認為三方應透過協商獲得共識,例如部份繁忙時間禁止七米車進入大道,既可解決交通安全又可顧及業界的需要。如未能達成協商,我想現時唯一可做的,是等待法庭的判決。

p.s. 除了被外界標籤成刁民,最近更有言論指大生圍村民收受「示威費」出來抗爭,又或有份收受貨櫃場租金。大生圍圍村村民生活已經夠艱難,沒有收過利益,卻不停被外界抹黑。一直清白的大生圍村民真是晚節不保,無端受屈,而且有冤無路訴。作為大生圍村村民,我真的覺得好困擾。難為那些阿婆,幾十歲人一直奉公守法,為香港付出這麼多年。她們自發為村民爭權,卻被說成收受利益的錢魔,真係好淒涼。

p.s. 我不希望大家就此事件提意見。但我想到過大生圍的朋友,講講大生圍是個甚麼地方。

延伸閱讀:
Every Little Secret:大生圍是個甚麼地方?
無名妄志:錦繡花園路糾紛

Gabriel製作的Video,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