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觀鳥。
見到白胸苦惡鳥。我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何White-breasted waterhen正式中文名叫做白胸苦惡鳥。牠們的樣貌不惡、不苦,很有趣,有點像企鵝。魚塘佬一直叫牠們做水雞,是Waterhen很好的翻譯。我想拍到這樣的照片,見到牠們帶著像媒炭屎鬼的幼鳥。
另外,在同一位置見到兩款不同的翠鳥。我們埋伏觀察了牠們近一小時。

另外,野外突然多了很多班文鳥。不知是不是鳥檔發現不能賣,又或怕H5N1而勁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