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幾天,師奶煲劇煲完了廿一話的白い巨塔(不是台灣那套,是現在國際台正在播放的那一套日劇),其實都有點感慨,由其是有關修改病歷的一段。話說我都曾在醫大工作,也被醫大推了出來。其中一個被推出來的原因,就是有關修改病歷。我有一段時間,在某醫大的工作,就是修改病歷。我討厭修改病歷,是醫生沒有好好寫好病歷在先。這些都是黑歷史,我不想再題。
飾演財前的唐澤壽明,昇了做教授之後,開始用髮乳。看到他這樣的髮型加上其面口,我想起了陳百祥。

p.s. 你問我心入面那句,我真的很想有一天可以脫離醫生的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