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的無網之災,之於很多人的確是一個災難。其實,當大家享受超順上網的時候,本人的村落都是忍受著同樣Faulty的家用互聯網服務。解決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不上網。改為睇下書、行下街、做下運動,簡單一句就是Get a life。
但今次要解決的,是工作上的互聯網問題。就連e-mail(GMail)都check不到。這是get a life都不能解決的。
今年是一個垃圾之年。很多的東西都過不了這個12月,遠東區網絡其一,Hardee's其二。
看到The Standard的報道,完全是令我痛苦。Hardee's的離開,對於我來說,比天星碼頭鐘樓來得更重要。以前高峰期香港有廿五間Hardee's,元朗有一間,昨晚在中環分店食「最後的晚餐」,排隊排到開巷,而且只有一兩款食物未清倉,我喜歡的德州意和Chilli dog*一早賣光。睇報紙報道晚上七點半之後,甚麼都賣光,連早餐食物都拿來賣。我在中環分店見到以前元朗分店的員工,包括那個由收銀到升為員工小隊長的女孩子。
回想以前在天水圍讀書,放學回到元朗市,四五點回家又未食晚飯,常常會到Hardee's食個德州意才回家。兩個人拍拖,我們都不知有幾多餐一起在Hardee's食。
昨晚我們不能堂食,要外賣。有想過去McDonalds食Hardee's的餐,在McDonalds高舉Hardee's的食物,甚至和McDonalds的經理說,這些東西才是美式快餐。
一切都完了。但我感謝Hardee's給我的回憶,以及在最後一晚特別送給香港顧客的紀念品。希望李兆基日後可以再投個牌返來做。

* 即是德州意粉和肉醬熱狗,這是內部用語,我們熟到連內部用語都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