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earn from some stupid ass like Aphex Twin who feel really bad about sharing his own works. I must admit that I have limited ability in programming, so my "killer apps" are precious to me. However, I have to share my program with one of my co-worker for the first time. The suckiest of the suck is that, I need to tech support it! FUCK! I feel really bad about it.
Thus, I wrote this.

Georgi Markov(喬治馬可夫)是一名保加利亞的異見人仕,他是一名作家、劇作家。他的作品反映了保加利亞以至整個華沙公約國六十年代,被共黨赤化後的悲慘情況。他的作品甚至有侮辱列寧的語句。他的戲劇每在保加利亞上演,就一定會被保加利亞當局查封,禁止上演。他有些小說在印行當中時,印刷廠被政府迫令停工。也因此,他只好流亡國外。
他到達了倫敦,學好英語之後加入了BBC,也為歐洲自由電台製作節目。他製作了一系列的電台節目,分析保加利亞人在共黨統治之下的慘痛生活,茅頭直指當時保加利亞共產黨國家元首Todor Zhivkov(濟可夫)。Zhivkov下令,一定要令Markov永久收聲,下令必定要暗殺此人。
保加利亞秘密警察在KGB(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現時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在此處出身)協助助下,曾經兩次試圖暗殺Markov不成功。直至到有一次,時間是一九七八年九月七日,那天剛好是Zhivkov生日,Markov經過Waterloo Bridge,在巴士站等車上班時,有一個男子拿著雨傘走過。他不小心將雨傘頭插在Markov的大腿,那個有外國口音的男人向Markov說對不起,之後就走了。當Markov回到辦公室,發現大腿有個紅點,而且很痛。晚上Markov發高燒入院,三日之後死亡。
蘇格蘭場警方認為Markov死因有可疑,於是下令驗屍。醫生從傷口發現一夥針頭般大的金屬容器,是由白金和銥所製成。容器有兩個孔。經過英國軍方化驗所對這個容器進行分析,發現容器內殘留了蓖麻毒素(Ricin)。直至現在,蓖麻毒素是毒中之皇,只需小量已足以令人死亡,而且沒有解藥。
至今,此案只知道背後的策劃者是共產保加利亞的秘密警察和KGB。KGB當時否認參與暗殺行動,但當時的保加利亞是沒有可能製造蓖麻毒素,而蓖麻毒素是KGB的常用毒藥。實際上的兇手,也即那位用雨傘注射金屬容器的人是誰,仍未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