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特首說,香港空氣不如北極,但人均壽命仍高。潛台詞係,香港空氣其實不差。
可惜,阿曾特首有發表此言論前,沒有Consult過任何一位醫生、甚至偽MPH。他的政治化妝師(Spin Doctor)們,沒有一位有公共衛生的背景。
假如他有一位偽MPH智囊,可能會給他這樣的意見:

如此言論萬萬不可以講。長壽當然可以作為人民健康的指標,但這一個指標可能和很多因素有關,例如GDP、公共醫療系統的完善性以及人民的Life style甚至人的基因等等。近幾年香港才出現空氣污染,空氣污染對人的壽命之影響要十年甚至幾十年才能浮現,最少要知道的是,人均壽命是要人死後才能計算。現在我們港人人均壽命長,仍是受惠於港英政府年代的空氣污染低以及醫療技術進步。
公共衛生,沒有人會比較人均壽命,要比較的,是人的QoL(Quality of life)。就算真的要比較人均壽命,都要比較QALYs(Quality adjusted life years)。空氣污染對人類的QoL的影響,是立即出現的,而不需等人死去才能計算。例如空氣污染令患哮喘、慢阻肺病(COPD)、鼻敏感的人多了,這些病都是會立即影響人類的QoL,因為一個人突然要花很多時間醫治這些病,以及要受這些病影響限制活動。我可以預期,香港人的QoL,比97年前低了很多。
說出這話不單白痴,如果有人就此話鼓掌的話,就是更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