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發掘一種新型的鴨科物種
我時常想強調,我是讀生物學出身,而不是統計學及數學出身。我很喜歡大自然。之前在大學研究樹木的生態學。由於我讀的大學,那一科叫應用生物學,講的都是應用。其他同學的研究都是很實用的,多是向微生物學、份子生物學發展。而我的研究題目是很不實用的,是有關香港植物的生物多樣性。在中六中七的時代,我曾立志做一個ZoologistBotanist,所以當年很想入港大的APBT。後來入了Poly的ABB,也傷心了一陣子。可幸的是,大學生涯Botanist的志願算是達成了一半。
我自細家中靠養鴨為生,是白色、橙咀的那一種*。也有養小量的番鴨、鵝及鴿。
鴨是一種很奇特的動物。他們的外表很溫馴,所以我很反對迪士尼對鴨描寫成一種又蠢又易犯錯又燥狂的生物。
最近看水鳥,見到野生鴨子比我們以前集中式農業所養的鴨自由,覺得很愉快。
就算不能發掘新品種,解決鴨科未解之迷都好。例如林鴛鴦(全球只有二萬隻)是屬於那一個亞科。** 雖然現在的觀鳥技巧都很不濟,但抱著「cheap有cheap玩、geek有geek玩、不破壞大自然」的原則(Partly learn from Gabe整餅、也可參見怪談)。既然我已經不可能成為一個Zoologist或Botanist,當個業餘研究員也很好玩的呢。

* 他們的名字叫做白色巨鴨菜鴨,早年他們是比較瘦削的。現在農業慢慢愛養北京鴨,貪其肥大
** 有人指他是河鴨,有人指他是麻鴨。

p.s. 我個研究Journal 1 已經reject了,現在要試Journal 2。再接再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