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與另一半在討論,醫院真正主裁任何臨床結果、研究結果,甚至員工社交結果的,是那一群95%由女性組成的護士。我不想對香港護士這個行業作出任何批評,但我想講講護士之母Florence Nightingale(南丁格爾)。
小學教科書中描寫的Florence Nightingale,是現代護理學的發起人。你也可能知道她曾經在克里米亞戰爭中,隨軍出發護理傷兵,故此又有稱為「克里米亞的天使」。
這是一般人對F.N.的了解,她的描述通常到這裡已經劃上句號。我想在句號之前,加上幾句。
F.N.在克里米亞戰爭中見到太多死難者,常常要向英國國會要求資助,國會官員可以說是見到她都怕,原因是每次她向國會游說,她都可以獲得資助。
英法及鄂圖曼帝國(現在的土耳其)聯軍對抗俄羅斯帝國,單計英法軍隊,死者已經有二十萬。死者不是因為戰死,而係因為饑餓、營養不良、衞生條件差等等。F.N.要向國會回報這些死傷數字,當時的國會官員一方面因為山高皇帝遠,二方面是大部份都不懂數學,看不明統計數字,他們大有理由不予資助在克里米亞的戰線。因此,F.N.選用了一些當時覺得十分奇怪的方法。她不是單單的回報「今天死了四萬人,當中有三萬九死於饑餓。」她用了一些圖像去表達理念。她發明了圓型圖(Pie Chart)的前身圓方圖(Rose diagram)去表達死者的分佈。也因為這些圓型圖,國會官員沒有藉口看不懂統計數字,只好順服,批出資助。而F.N.就用這些錢去建立更佳的野戰醫院,以及在倫敦建立首間的護士學校。
政府官員見到圖像的威力,由此開始很多的政府公文都不再用文字表達。例如火車的路線圖、失業的走勢等等。今天,我們見到圖像多過Raw data,這一切都要多得F.N.的貢獻。

* F.N. 是英國皇家統計學院第一位女性會員。F.N. 年老時,很喜歡到一條村莊渡假。她和一家人十分要好,那一家人甚至將其女命名為Florence Nightingale David(F.N. David)。這位F.N. David長大後成為Karl Pearson的研究助理,繼而成為現代統計學發展的重要貢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