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熱警告:本文會好悶

話說老闆將會在星期六講書。不知道是主辨單位是否故意這樣做,他們將我老闆的一堂課由他的死對頭A.L.做Chair,再在他講課前,安排另一位死對頭(Y.K.W., 與Chair是同事)講另一課書。即是,他進入了一條死胡同,分分鐘當天出現狗咬狗的學術討論。我真的很想去看,可是當晚買了吉田兄弟的演奏會門票,不能見證這場戰爭。
在統計學史,也有一對競爭對手。Fisher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統計學家,他有一個對手叫做Karl Pearson。兩個人的統計理念很不同。Karl Pearson當時是期刊Biometrika的編輯,他一見Fisher的文章就Reject,甚至叫其他統計學期刊同行,將Fisher趕盡殺絕。因此,Fisher早期的論文,都是在非統計學期刊發布。
好了,Karl Pearson死了,Fisher開始真的抬頭,甚至當了英國皇家統計學會會長。Karl Pearson有個兒子,叫做Egon Pearson,Egon不受老豆的一套統計理論,反而常常用Fisher的理論證明其父的理論有錯。因為他常讀Fisher的論文,故此也都會找出Fisher文章的問題。故此,Egon與一位老友Neyman當當發表文章,將Fisher的理論進行解釋。也因此,Fisher十分討厭Egon和Neyman。Egon和Neyman一發文,Fisher定必撰文反駁。
1950年,Neyman在法國出席一次會議,他上台演講時,看到台下其中一個人十分面善,原來是Fisher。這是他們首次會面。當他在台上講話時,心底十分驚慌,怕Fisher又會在台下發問時間大肆評擊他。可是,Neyman演講完後,Fisher竟不發一言。各界甚至讚揚Fisher大量。
數年後,Neyman才知道,原來Fisher不懂講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