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本來是一個窮農,自少愛讀書,廿五歲,由農民成為全國最賺錢的律師,別的同學仍在學師中。白手興家,不是香港那些對只對本地女藝人有興趣的雞虫二世祖。
有錢,但都有理想,最終成了總統。問問那些有錢的二世祖,他們對香港有承擔嗎?
別理陳水扁現在是如何的糟糕,廿五歲前後的他,是一個傳奇。

廿五,1/4百之齡。幸運的話應該還有兩個「骨」。請容自大一下,廿五的我,今天看次一籌莫展,但論成就我有很多,但可惜都不是奧數冠軍、鋼琴Lv. 99、古箏吹蕭又或英特爾發明家冠軍,也沒有一粒星以我來命名(有!果粒叫挑那星)。我不算貪錢,貪錢者一定仆,可是現在家長就是要迫子女去貪錢、貪樓。雖然以下一句有點嘔、狂妄和敗者邏輯,但當另一半問為何我又不靚仔又不有錢時,我會答「我選擇捨棄了」。

晚上回家後,趁另一半睡後幹自己的Research,我覺得很好feel很自在。沒有太大的壓迫感,但仍因為某種不服氣的心態,迫我要早日完成。做完不會令我有一層樓或升職加薪,但我覺得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