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以臨床醫學為業,我在書院時,研究的是植物生態學。
這一門科的人,很多被誤為自然主義者。但自問我肯定不是自然主義者,要看自然主義者言論請到InMedia,別在這裡找。生活質素上昇,環境一定會受破壞,這是代價。問問你自己,你是否受得了夏天不開冷氣、上班不乘車甚至完全關電腦關電視。如果你真的可以,請你下年夏天試下完全不開冷氣,過了一個暑假,再回來和我討論。
像某blog的主人,在討論任何事都扮作是內行,我作為一個曾經的生態學人以及魚塘佬,有一個鯇魚的故事要說。
鯇魚是我家魚塘主要出產,但近年已受大陸平價魚打殘。另一個我不知道的原因,是市民對鯇魚的態度。
老爸說,六七十年代,港人很少食貴魚。以前養鯇魚,可以很賺錢,你知道原因是甚麼嗎?
在六七十年代,鯇魚是交到酒樓的。擺酒總有碟魚,當年的那條魚,是一條本地魚塘出產的鯇魚。
八十年代經濟起飛,至今,這條魚已經昇級轉為海魚:星斑、老鼠斑等等。可能沒有這條深海出品,這圍酒就變得不夠體面。
假如一天我擺酒(我講假如),我或者會玩懷舊,要求茶樓將那條深海星斑,轉為陳氏魚塘出產的鯇魚。原因不是要縮減成本擺謝師宴,是因為我知道鯇魚可從魚塘大量生產,而海魚不能,而且在大海拖網捕魚會損害海床,海魚的生境也給破壞了。

Technorati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