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真的好傻。
他不停辯稱,他批評伊斯蘭教的言論,是引述他人的意見,而不是他自己的意見。
除非他引用他人的意見是作出反駁,但他這樣子的引用別人的意見,怎樣都給人認同此「他人」的感覺。「認同此他人」,也是他的意見,是他的潛台詞。
如何
辯稱,都是沒用。在國際情勢作出如此的言論,真是傻。
不能否認的是,兩個單一神論的宗教,雙方的接受批評能力其實都不高,無論任何批評意見都聽不入耳。
假如我是教宗的話,要麼就承認這是我個人的意見,發起第二次的十字軍戰爭;要麼就真的承認失言,好好化解這場危機。現在的解話屬於「唔湯唔水」,過不到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