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現在我是被迫辭工。工作了五個月就「辭工」,看在一般僱主,會以為我是如CK在其博客所講的Fresh Grad,搵工似Shopping。
我個人最識「含忍」。含者,含辛茹苦也。忍者,忍辱負重也。縱使我對之前的兩份工都有所不滿,但都一直含忍。
現在他們說要炒我,為想省下遣散費,迫我辭工。Eddie說,我應像American Beauty那樣,要麼炒了我,我去唱衰你;要麼說繼續出糧,我不上班,我保守秘密。
今早,我想到我其實已經「破地獄」。你係要辭退我,就瀟灑一點即炒。即炒的三個Step是:

Step 1: You're fired!
Step 2: 即時叫「實Q」望住你執拾
Step 3: 要「實Q」目送你離開大樓,上了的士為止

為何要這樣?怕僱員聽到You're fired之後,將一直谷著的「含忍」不滿情緒爆發出來。你炒得我,我就「破了地獄」,任何的公司規則已經不用去守,可以大肆破壞。
將一個「破了地獄」的人留在身邊,管理學上是一個大錯誤。
今早選了坐巴士上班,因為最慢,又有位座,不用在火車插針。到了沙田已經九點正,我還到麥當勞買個早餐食。回到公司已經差不多十點。
心裡想著的是,如果有管理層說我遲到,我會說之前工作到晚上十點你們沒有根據勞工法例給我補OT錢;再者,你絕對可以捉住我Late而即時炒我,不過請根據勞工法例給我一個月薪金的遣散費。
「破了地獄」,不用再同你班仆街「含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