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不高興的,不是被人炒魷,而係在Boardroom班高層扮作為我好才炒我。炒你就炒啦,扮晒野!

假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