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工作也都要看人面色(而且每天都是黑口黑面,「黑」用普通話讀),實在比死更難受。不專重我的專業已經夠了,甚至連我的人格都不專重,完全地無奈。
還有很多天要受呢....

* * *

別叫我說任何話,寫任何字。我每開口,只有嘔泥、痛苦、失敗和後恢。能夠在MacGrass寫出兩篇正常的WWDC Coverage,我已經作出了最大的克制,使用最少的武力,是迫出來的。如何在家人面前隱藏這種疲憊、不安、忿怒的感覺,仍要笑面迎人,仍要快樂地給家用,表現得精神狀態正常,真的很難,可是仍要好好的去裝。唯一知道我真正慘況的,是另一半。還有的,就是本網誌的讀者們。雖然已經見到曙光,但這一刻仍是比死更難受。很想現在就不幹,可惜仍有多條長命債要還,手停口停。我覺得自己面目很可憎,生活的全部已經是一起身就工作回家食完飯就睡。我慢慢地忘記了,我究竟是誰。

* * *

陳生這個品牌,我想最值錢是大學一年級至二年級的時候。第二值錢是三年前至今年三月。現在,股價低迷,評級由「持有」轉為「套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