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開展至今,第一次背黑鑊。這隻鑊太大。昨晚,我OT到九點,回家已經十一點半。
工作地點的人問我,昨晚工作到幾點,我說我不想答,想留一點白。
可以的話,今晚很想去遊泳,一洗頹風。
近來兩個人又墮入另一個泥沼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