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想寫這樣的東西,腦中都會唱著Beyond首「再見理想」最後的那幾句「一起高呼Rock n Roll」。
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令我覺得十分沉重。過去兩天天真以為聽iPod可解工作壓力,再加上又有一份以前寫落的Paper被Journal接收了,以為可以很順景。怎料今天又因為閒言閒語,令我十分不安。幾年來,沒有主動想過去做運動。今晚放工回家卻很想去做運動,只想一直沒頭沒腦的跑步。做運動到個人快要死去,之後沒頭沒腦的睡覺。總之,我只想沒頭沒腦。這是自殺自殘自毀之外,唯一可消解壓力和不安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