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感到個頭開始爆。
煩的事,以倍數增加。但事實是,每次寫這樣的日記,要煩的事更加會以幾何級數增加,令Complex的東西更Complex。
男人之苦不是唔唱k,男人之苦是不想去面對問題,但又有好多問題要面對。
唔想再講,無乜心情。真想做對面屋那些貝克漢姆黑漢,每晚只是在喝啤酒、睇世界盃、賭波 *,安於現狀,幾咁投入。投入,是一種奢侈。

* 而我的家沒有有線和pplive,身體也頂不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