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die tribute to 劉美君 - 甜甜小公主
    RETRO!

  2. 同事M與我是負責某個Project名為N字頭的研究。本來有一名同事D負責該研究,但同事D已經早早辭職。放假過後,今天已經不見了她。(也明白為何華夏語沙田官立大學附屬可樂廠醫院的乜乜物物中心要多請我這一個人的原因。)
    今早我要和同事M二人處理幾份阿婆的尿液(我想用的量詞是個「篤」字)以及血液。在醫院生存,不明白為何尿液行內人很奇怪地稱為「殊」,就好似台灣將某人體器官高雅地叫做「咪咪」,而本地卻「廟街」地叫做「波」。尿這個字是多麼的科學化而且生活化,英文字Urine更可以有其他科學名詞引申出來如Urea(尿素), Polyuria(尿頻症),甚至有一件藝術品叫Urinal。個「尿」字幾好聽,好聽過「殊」。故此我心底裡堅稱,是驗尿,而不是驗殊。你我都要小便,更地「足否」的說法是:你我都要「痾尿」,無論是小便還是痾尿,排放出來的那些帶微黃色的液體是叫做尿。
  3. 一個字都睇唔明,但你們都要睇睇

    画面や構成はとても凝っていて、専門的なことを説明しているのですが、めがねを掛けたこの男性が始終“にこにこ”していてとてもGoodです。

  4. 其中一個自稱很忙的盟友,由於公司只提供Windows電腦使用。該名剛剛買入iMac CD的盟友,他將他的私伙前度主力機器Powerbook G4放在公司使用,主要用於上網用途。聲稱:「時間就是金錢。」
    現在的辦公室沒有Mac用,而且要常常Query用Microsoft Access做的Database,故此可說是完全和Mac絕緣。 在這種環境,誰會用MySQL/PostgreSQL/FileMaker呀,記著現在的Data Guy已經不是我了。
    Windows XP的確是慢到死。我唯一想到的,是將那個好像很靚但其實很樣衰的藍色Widgets Theme拿走,改用Windows傳統設定值。感覺快了很多,Visually回到了Windows 95,而且聽到N年前的Microsoft Plus!聲效,十分Retro。
    機內有些上手留下的軟件我恨不得殺之而後快,例如:MSN Messenger和Microsoft Flight Simulator。被同事問MSN/ICQ號碼時,我的答案是無,而且扮作Information Technology Challenged狀。我沒有表露過我是一個Mac/Linux user,免得被人當作白痴的去看。
  5. Tetris DS normal mode極辛苦地打到16關。是秘密的Excite bike畫面。15關也是秘密的雪人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