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2
假期第一天的下午,另一半去了參加突然而來的Lolita聚會,我一個人在元朗。我選了一些想做很久的事來做。
我再從Garage找來了舊機。巨蟹男沒有甚麼好,就只有念舊,以及愛好儲存垃圾。Powerbook 520 LCD死了,可是Mac Classic仍然壯健。Mac Classic未封箱收埋之時,我主力的機種是Powerbook G3和一台白機PowerMac G3。兩台機都有Floppy。Powerbook G3 Lombard更有Localtalk/Phonenet和SCSI插頭,可以和Mac Classic溝通。N年之後,這些機都賣了,再沒有人能夠和Mac Classic溝通。想將Mac Classic的一些Screen shot從機抽出來,也不可以。
之後我開了N年沒有開過的Xbox,以XBMC看卡通。看到一半wifi有點不穩,停了。也就不看了。
在網上找到了港Band檢德大樓。我試聽他們的mp3,一邊看書。他們的音樂很「非本地」,帶點學院感覺,那結他勾線和鋼琴組成的幻想空間,很舒服,我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