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五樓同事:

作為一個新人,最差的其一種待遇是,被派到一間由其他部門借來的房間工作。因為一個新人,對其他部門,是沒有Bonding的。其他的部門人仕,也懶得理你,可能會覺得你阻頭阻勢。
五樓的同事,也許有一天我會讀你們開辦的碩士課程。但希望你們下班在關閉部門大門前,見到我仍在工作的話,請通傳一聲。別再將我反鎖在你們的辦公室內。
我一個人找盡方法去開那度大門,我實在沒有方法。就算我見到玻璃門外仍有很多你們部門的同事在行來行去,令我震驚的是,他們也不知道這度門的鎖匙在那裡,甚至以流利的國語和我說,他們雖然和玻璃門內辦公室屬同一部門,但他們的運作從不過問。
我不熟悉新工作地方的電話,我要打1083問醫院總機電話。由Help Desk問到保安部,保安部將我推到管匙部,管匙部想將我推回保安部,我十分不悅地說我是由保安部推來的,叫他們做點事。
被困近三十分鐘,有五名好有型的大漢,帶來一大盒的工具和Powertool等等準備爆門,他們說找不到你們五樓的負責人,可能要爆鎖。甚至打爆那度玻璃門。他們叫我找找你們辦公室有沒有留下緊急電話,鎖匙,又或者有沒有另些出入口。我找到一個上鎖的走火道。大漢們叫我留下手機號碼,他們爆開走火道。我一推開走火道,火警鐘響起,我感到我終於都能夠逃命了。
最後總算逃離了。多謝你們的禮待,我的那一小時下午工作空檔泡湯了!

多謝管匙部的精英們!

「為了你我甘心受困」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