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アイナ,

今天我上了第一天工,我回家時仍然生存。
雖然我沒有怎樣做甚麼事,只是在自讀及看人展示甚麼甚麼實驗室步驟要怎樣作,但回到旺角的家也感到十分疲倦。
工作地方的風氣十分「大學」,同事們和我所認識的大學Research Assistant態度類似。假如我用了那種研究態度,相信我也可以如此的悠閑。
有幾個和我一起見工的人,早過我上工。她們的職位仍是空缺廣告的Junior Research Assistant。她們驚訝地得知我的職位竟是Research Assistant。我不知道這樣的職位差異,會不會引起任何衝突。但假如我在這個境況中,我是Junior Research Assistant那一方,我會選擇咒罵,又或者質疑那位理應和我「咁高咁大」的人,為何會突然高我一級。
在看Revolution in the valley時,Steve Jobs曾有很多豪情壯語,當中包括這一句

"Why join the navy if you can be a pirate?"

我突然感到,我由海盜加入了海軍,而且成為了一種無兵司令。(二等兵?兵長?伍長?軍曹?曹長?)
雖然我知道長線我的機會肯定比她們高,但現在這個階段,我感到很Outsider,很累。

Regards,

シロー・アマ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