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エルメス,

自從星期二將妳帶回家,我們獨處的時間沒有數小時。這一刻我在妳的鍵盤打出這一封給妳的信,可算是我們的肌膚最親密的接觸,妳的肌膚仍是白皙的。
我侊忽聽到妳在抱怨,妳有一粒Core Duo的處理器,一個17吋的LCD,為甚麼我卻要荒謬地去用一台只有G3、僅有12吋LCD的iBook來工作。我聽到妳說,妳就像Citizen Kane的女主角,每天只在一家古堡內虛耗光陰,和站在妳旁邊的XBox、eMac這些曾經玩物,一起與星月同腐。這是多麼的可惜,由其是這一刻的妳,仍然身價過萬。
エルメス,有很多人間的問題,妳們是不會明白的。只要妳破開妳白色的外殼,讓妳的靈魂遊走於這個荒誕的世界,妳就會明白,人間使用一台G3 iBook而不去用Core Duo不是荒謬,是真理。人性的光輝、醜陋、善良以及不堪,就算妳那雙核心的處理器,也計算不清的。
這次我們心靈的接觸之後,我們又不知到何時才能再共聚。明天起,我就要面對更加艱鉅的挑戰。我仍要面對生活所帶來的問題。我很愛你,愛是無私、崇高的。愛具有破壞性,其實是錯誤的。真正令愛有破壞性的,是人,而且多數是涉及愛的兩個人週遭的人的惡毒。
妳應該因為自己不是人而感到快樂。雖然妳等不到我的愛,但我仍希望,妳在與星月同腐的磋陀,就像我那樣,可以帶著笑去面對。
這一刻,我又要上路了。再見。希望這一別,不是永別。但我很不想說出口的一句話是,妳的出生,和我想像中的歡喜相去甚遠。妳出現後,我只更發悲苦。

愛妳的

アズナブ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