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經過兩日的Orientation program之後,發現我的sub不是太行。
    我著他要多看書,在Research方面,你要行得比醫生們快。
    可是,他多年的RA經驗,是老闆深閨,一個月見不到一次那種。與這個地方一天也最少見兩次是有如天堂和地獄。他以前是可以故作非為,甚至不上班也可以那一種。在Orientation program其中一條問題是,早上可不可以做Late comer。
    Technical skill,與他在Resume及Interview時講的差天共地。
    今天之後,我應該已經斷了尾。
    還差一點點工作未做完。今天是Last day。
  2. 在比我年長一輩的人眼中,我都是「一蟹不如一蟹」之輩。
    我仍是一個「玩為上」的細路仔。
    養成了一些不知所謂的惡習,就是玩電腦。
    電腦又不是勁,卻喜歡去玩Mac。
    這是一個不能回頭的惡習。為何我們週邊有這麼多花多眼亂的消費品?
    周君公國君在批判我們的銀行信貸機構間接鼓勵消費。
    我不懂經濟學理論。但我突然想Quote一個人的說話,他叫董驃

    「講馬講貼士講血統乜都假:金錢主宰人一切,邊個講都無用!」

    金錢主宰人一切,我講都無用!要是你無錢,你只有兩條死路可行:一是消費死,結局係窮死;一是不消費,結局係恨死。還有第三個Option,其實都是死路,就是向上爬,增加自己掙錢能力,過程中會過勞死,或者都係窮死,甚至都係恨死。
    要是你我都勁有錢,信用卡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因為你一定有能力還得到卡數。正如我現任老細,坐駕為一架高馬力房車。油價是一個問題嗎?不,他不當是一回事。因為油價貴不貴、入甚麼油等等問題,他近十萬月薪來說,根本不是問題。有錢,就有權力去消費,甚至亂消費。
    問題係,你我都無錢。
    續Quote董驃
    # 「急事,要慢慢講。」
    # 「大事,要清楚的講。」
    # 「小事,可幽默的講。」
    # 「無把握的事,要謹慎地講。」
    # 「無發生的事,不要亂講。」
    # 「做不到的事,別隨便講。」
    # 「傷害人的事,不能講。」
    # 「討厭的事,小心地講。」
    # 「開心的事,睇場合講。」
    # 「傷心的事,不要見人就講。」
    # 「別人的事,最好唔講。」
    # 「自己的事,聽聽自己的心怎樣講。」
    # 「現在的事,做了再講。」
    # 「未來的事,未來再講。」
    # 「如果對我有不滿意的地方,請一定要對我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