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早我做面試官,要見十幾個人,是當我的Sub。十分沉悶,問來問去答來答去都是那些問題。
    其中一個Candidate是港大MPH畢業生。頂,MPH,我都不知幾想讀。我做了這麼多年,都只能夠係一個偽MPH。
    有一位,畢業後失業一年半。他向我們說了一句:「我十分希望可以做這份工。一年在家中無事可作,只是在家看雜誌、上網的滋味,十分難受。」我欣賞他,起碼過了一整年都沒有dum懶,肯出來找工作。但我同時不欣賞他,因為在家一年,就算沒工可做,也可試下做一些低下的工作,我自己都做過電視台老臨啦。甚至可以做下Community service。其實在香港你肯做,很難Resume紀錄會出現停滯一年半。就算Someday我比人炒魷(Touchwood),找工找不到,停滯一個月,我都可能會去返TVB做老臨、麥x勞、Seven頂住先啦。做老臨其實都幾好,除了受一份低下的人工之外,起碼他不會問,你的學歷、工作經驗,其實係人都做得。
    為了生存,你沒有得再選擇。找工作,就是要騎牛搵馬、漁翁撒網,以找到一個收入來源為最大前提,無收入的話,見工都無錢。因為最大的現實是,你自己得要生存。
  2. 月尾轉工,上一份工的約滿金也會發。計算後,應該有近五千。
    五千蚊,可以用來做甚麼。最近有個願望,係用現金買台Mac。沒有儲錢,因為我這些人,就算真係有心去儲錢,儲了幾個月,但都會因為某些問題,要一次過用掉儲的錢,甚至要借突,才能解決生關死劫問題。所以我儲錢,未試過儲到達成目標。我記憶中我儲等最耐的一筆錢,是放在一個紅色硬膠豬仔錢箱。是我小學時每天儲五元,慢慢儲回來。最後這一批五元都要從籠底找出來,在去年財政最差的時侯也用掉了。
    可能到年尾,我從中文大學賺到第一桶金,再加上這五千元,我就可以真金白銀買台機用。用信用卡買,時常都會有一個問題。第一,是未供完,台機已壞,會很氣憤。第二,是買機時,會不太想去考慮,常常想早買和後買都一樣,為何不早買。這五千也可成為教育基金,是讀一個Master所需要的廿四分之一。
    更有可能的結果,是這批錢沒有用過來實現夢想,只用來解決因為揮霍過度而來的問題。
  3. 鄭宇碩在公民黨成立大會,被問到公民黨和民主黨的分別,說了一個像樣的政治笑話

    看看我們的黨魁便知道,我們有個漂亮的黨魁(余若薇),負責公關工作也有個漂亮女士(毛孟靜)。

    我無Insight,也無Comment。
    本來想講下這篇新聞。腦中閃出:「車!你邊位呀?護士你又唔係。」故此收聲。
    徐步高案,是一宗冷血命案,加上港記者的「推測」、「知情人仕透露」以及「有熟悉警隊運作人仕透露」加工之後,總令我想起Roboc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