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現在的情況實在令人坐立不安。一方面已經講晒人工、上工日子等等,但卻沒有約時間簽約;另一方面卻因為有變掛而未敢辭工。過多兩日就是Two-weeks notice的期限,到時也不能怕太多,都係時候辭工。如果「沙田友」到時反口,我就真係比佢玩死。(希望唔會)其實很想超脫生死地,在今天辭工。
  2. 這幾天仁至義盡地完成手上可以完成的Project。至於那些仍在萌芽期的Project,他們在我踏離兒科辦公室前,相信仍會幾Moe。
  3. 昨天突然去行山加攝影。我不是Passionate的攝友,據要求甚高、以及是次攝影的模特之一,也即本人之另一半的評價,該批攝影作品甚好。可是行到仆街,還要不停地被嘈吵。回到旺角的那個「家」,已感極為頭痛,抱頭大睡。因為另一半頂不順其母之煩憂,著要回大生圍的家。在回家期間,嚇見一穿著整齊(據另一半的Classification)Black Sweet Lolita服飾的女性物體乘搭往返大生圍及元朗市中心的36號小巴。此女性物體甚生面口,不似大生圍人。因我相信大生圍如此保守的風氣,很難出現穿著如此前衛的人仕。這是下妻物語嗎?我們見著她下車,原來是住在大生圍邊陲地帶如大生圍漁村、玻璃圍或泰園等等地方。
  4. 回家後天氣轉冷。我在剪Video Podcast。給以為我又Miss了星期六的死線的朋友,原來我上一集是星期三Update,故我的「死死線」是星期三。我就是這樣的仆街Last minute baby。
    曾請教Gabriel Final Cut Express的小小技巧。今次比較得心應手,起碼不是見到Unrendered。但聲仍是有問題,就算Sequence已設到和DV footage一樣的48 Mhz Stereo,仍然是聽不到聲。於是乎要不停的Mix down audio,不過都仍算幾好。完成度60%,今晚再續。
  5. 問問題:據你所知,有誰人是Apple Fellow?知道的請留答案。以下是我所知的:
    1. Woz
    2. Rich Page
    3. Guy Kawasaki
    4. Alan Kay
    5. Bill Atkinson
    6. Rod Holt
    7. Don Norman
    8. Steve Capps
  6. 這個世界的十六歲女孩子,原來真係唔用腦諗野架!不過個DJ講得唔錯,雖然有點霸道,但這名香港DJ應該幾有前途,好野!鬧得好!
    當我十六歲的時候,我仍是一個白痴,起碼我完全不會想這些東西,甚至連做兼職都沒有想過。原來做了一排白痴,保護了我的一生。
    p.s. n年前寫下。(「聽不到的說話」)n年後將快重演。社會太多陷阱,做男仔都怕,更何況是青春少艾。你話我係道德佬都係咁講!況且我的而且確是一個道德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