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ickert et al.做的研究指,每四個年輕少女有一個曾經在不情願下發生性行為。而以下,是會明顯改變在約會時不情願下發生性行為的可能性(不情願下發生性行為太書院味,不如叫做性侵犯,又或強姦):浪漫情感、獨自到侵犯者的家、有年輕被性侵犯的經歷以及身份認同感低。任何一向以為是高危因素的,例如服用酒精等等,原來與此無關。
    Ackard et al.發現,曾不情願下發生性行為的受害者,曾嘗試自殺的危險性高最少五倍。出現eating disorder的比率也高六倍。結論是,不情願下發生性行為的受害者身心都受到影響。

    無論這是否事實,這都將會是一個破壞性的結果。就像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一切的災難也是因此而起。外人可以撥亂反正嗎? 忠言逆耳。許冠文在他的棟篤笑說過:「智慧只是給醜女的一種補嘗。」我希望,就算靚女都要有底線的智慧。
    Update: 仆你個街,而家d中學生係唔係唔撚睇報紙o架!條街咁撚多仆街,做人都唔得醒目。如果有人自動獻身比人影,果個就正一死白痴。

  2. 昨天本來是一個高興的日子:請了一天假,見工自覺甚為成功(五個人見工請三個,會命中嗎),在發夢有可能入侵沙田;食飯後去了打機;晚上去了看黃耀明。晚上回來卻發生如此事件,實在令人十分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