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WOW筆記:術士要學用法杖,係要去雷霆崖。幽暗城可以學用劍。打機打到要寫筆記買參考書,讀書又唔見咁比心機。
  2. 突然而來一個見工機會。有望跳出麻麻地,入侵沙田友。理論上係昇級,名義上係降級。見得成工先算啦。由於要涉足一個我完全無認識的領域,由今天起要記下這個Keyword,要秘密地進行Literature Review:Osteoporosis。另,這位可能的未來老闆,現在應該在開人大會議。
  3. 在書院期間(嘩!多好聽,其實是在大學吃喝玩樂做外界尖口尖面人仕口中那種廢柴一蟹不如一蟹大學生的時期),很記得一名教授說過一番最少在我來說十分發人深省的話。他是一個醫生、獸醫,現在是Genomic或Proteinomic研究人員(不要問我這些是甚麼,我在書院期間沒有怎樣涉足他的領域,全因為他的這一番話)。他在書院時期,由於是獸醫,要研究羊兔馬等等;到成為醫生後,要研究人。後來轉做Biologist,即時改為研究植物。因為研究植物所涉及的政治問題不太大,你很少見有人罵一個人:「你對這棵菜切頭切尾,你真殘忍。」之類。我受影響,最後選了玩泥和植物根。
    現在的工作,研究的是人。未來可能的工作,是年紀較大的人。真想回到書院時期,繼續玩泥沙。
  4. Losing my religion的定義可能是,當推介別人買台標叔叔的Windows Media Center PC(而不是iMac Front Row之類)而沒有任何Hard feeling。Losing my religion的定義可能是,有台標叔叔的XBox放在家中,很少用但很想用。Losing my religion的定義可能是,已經有很久沒有在別人面前說我是Mac user了,因為別人不會覺得你Cooler,只會是Unc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