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聽李怡的Podcast,講反覆閱讀某書。戰爭與和平有人反覆讀了15次。千幾頁,讀15次,即是讀了萬幾頁。我至今仍未有一本巨著完整讀兩次。只記得A Level時的Biological Science一兩冊,我是由頭到腳一字不漏讀過三次,You will when you must。反而讀過零次,但又買了回家的卻多的是。實在浪費。最近已經絕少去書局,怕自己再浪費。今早開個Palm來讀書,原來無電(無充電器)。原來用死去的樹印刷的白紙黑字,仍有存在價值。
  2. 今晚返去剪個MacGrass TV Director cut,兩分鐘Maximum。用同樣的Footage,反正要配過音,講得Compact一點。可望可以做得短一點,No BS。也不希望今集成為VapourCast。
  3. 新聞簡報:中大關信基說出香港人的一種心態
    不用想太遠,最重要開到檔,用金蘭豉油、李錦記豉油都一樣,品質不需要用太高,因此,我們不擅長組織,也不傾向組織。

    我們喜歡人人都做老闆。雖然文章講的,是講政黨。其實也可引申至各個層面。有沒有人想過去參加別人發起的Project。我們沒有人想做阿二,個個想做大阿哥。簡而言之,我沒有見過一個適當組織的社群運動,一是沒有組織成事,二是過份組織沒有成事。

  4. 新聞簡報二:曾鈺成連日炮轟劉細良等等反動份子,竟可入局。一直親建制的他們,卻沒有分享到半點成果。他們一直想政府加些局長助理之類的新職,常常聽到其黨鞭葉國x在電視Advocate這可培養香港政治人材,也是議員進升局長的理想階梯。但政府沒有這樣做。反而請了些反動份子入政府。劉細良似乎會成為特首的Spin doctor,最近那幾份知識份子報刊因此常常出現Spin doctor這個字眼。曾鈺成在知識份子報撰文炮轟Spin doctor是搞政治,據美國經驗不能成為政治家。Spin doctor本身肯定不能成為政治家,反而是幫助決策者,結合其權力、理念等等成為一個有民意基礎的政治家。這種叫做組織,特首是一個代言人,圍著特首這個字眼的行政公關等等都是一個組織。而Spin doctor只是這個組織的一粒腦細胞,沒有實在的權力。實質問題去不去解決,似乎是決策者的問題,與有個人在政府搞政治,實不相干。
  5. 在聲稱合識Desktop Linux用途的Ubuntu的設定調教過程,我感到Linux的一個重大問題。不說那些Linux沒有的Software(IE,甚至是World of Warcraft、iTunes)之類的問題,這是暫時是死症。反而我想見到的是一安裝好就即時可用的系統。我們應該很了解現在電腦使用者的習性,你會用電腦來做些甚麼?就以Ubuntu普通完整安裝為例,會因為版權的問題,有安裝Totem和RhythmBox等等聲音播放器,居然卻沒有安裝mpeg的Codec。故此初用者會十分驚訝,為何Media Player已在,MP3卻播放不到,之後就會同人講「Linux播唔到我D mp3」。要修補,卻要修改Apt-get的Source list,再要學用Apt-get等等軟件安裝那些Codec才成。又例如,Ubuntu安裝時已經選好了用中文界面,可是裝完之後卻出現問題,才發現要先選英文安裝,再在安裝完的系統選中文。而且選好中文界面,輸入中文的軟件卻要另外安裝。假如我是初學者的話,可能到這一步已經感到十分驚怕,沒有太大支援的話,可能會想放棄。日後如果見到更多的軟硬件不支援之類的問題,只會更加驚,更加氣餒。在Mac OS X,裝好OS問兩三條問題就可以享受Digital life,起碼可以上網、入中文、用iTunes聽歌等等,而不是裝好OS第一件事是為作業系統補完。
    我很想修改一張已經完整Set好整個桌面環境。最少可以聽MP3,睇中文入中文的Ubuntu LiveCD,最少boot起機,可以玩得一頭半個鐘,有一個甚佳的open box experience,先話要裝其他軟件,甚至一般Average用戶可以不用再安裝軟件。但我技術所限,不能達成。有沒有高手可完成這個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