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不懂欣賞電影,也不懂寫影評。故此,最近看過的電影,只會在這裡寫一句至五句。因為我生活上遇見的事,實在是比電影更具娛樂性。
    昨晚電視報新聞,電視播出如此電話訪問。身居他人之家,突聽到有人在哭,以為甚麼高尚佛性作祟,看不過眼世人如此冷血。但世人有一句話叫做「開口死」,本來不說話,受良心感召而流淚,甚至硬咽到不能說話,在電影美學角度上是一個美好的畫面。但這位眾生階有佛性的婦人,在寫劇本時可能深受港產片、以及共黨教育之下的雙重思想所影響,在哭訴時從其「佛口」吐出最少十次「賤格」這個詞語,由佛口,轉化成蛇心。就有如香港女兒在SARS期間捐軀,她的名字三年後再出現在報章是家人爭她遺產的法庭新聞;本來可以拍得成一套荷理活b級Melodrama,即時變成了一套十蚊倉底港產三級片VCD。映足十日,票房係25蚊。
    由於我也屬於香港人的一類,我也是一頭冷血的動物,故此我有如那些冷血的港人,掛住去玩,將如此災難輕輕帶過。因為我這個人寧願壞到底,也不想去扮野,英語叫作Pretentious。Being pretentious is pointless unless people can see you doing it. Being seen is everything for the dedicated follower of pretensiousness.
  2. 年初一,我們去了買個NDS遊戲。靈格風,自學外語更輕鬆。
  3. 突然想為自已訂立一個具有時間性的目標。例如將讀一個PhD,轉成三十歲前完成PhD。這些具有時間性的目標,可能可以改進一下我懶散的性格。假如我要在六年之內讀完一個PhD,這近乎是沒有可能。故此下調至Master,但其實都無乜可能。
  4. 由於我是一個甚為無聊的男人,我很喜歡收看任何的Internet Meme。
    最近研究的Meme叫作Moskau。Moskau是一喜大家都很熟悉的歌曲,林子祥都翻唱過。當時叫「世運在莫斯科」(我有隻發霉黑膠),歌詞係

    Moscow Moscow
    精英早已天下藏
    今天公開的較量
    Wo Hooo _ Hay
    Moscow Moscow
    聲嘶呼叫心若狂
    聲聲鼓舞心向上
    Wa Ha Hay
    Moscow Moscow
    高峰等那好手創
    新績舉世都仰望
    Wo Hoo~ Hay
    Moscow Moscow
    掌聲響似天上雷
    歡呼聲似海裡浪
    Wo Hoo~ Hay

    Internet meme有:

    1. 原版德文Video
    2. 空耳日文版
    3. 真正日文卡通版
    4. Animutation英文版

    沒有幽默感的人,可能會覺得很悶、很白痴。我的確是一個無聊的男人,由其是最近迷上Animutation/Fanimu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