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每次想起「姊妹」此字,就想起到親戚朋友家茶几總有一兩本過最少半年期的姊妹雜誌。例如暑假到親戚的家,那本姊妹在講上年冬季穿甚麼好。而姊妹中間有幾頁會奇怪地用藍色字印刷,內裡滿是那些「整容前」和「整容後」的相片廣告,一頁一家美容院,一家美容院提供二十種手術。扯到咁遠,係想講,兩姊妹兩個Blog:
  2. 在醫院的停車場,就有如你到元朗南邊位那些丁屋屋村,見到靚車、勁車的機會很高。丁屋屋村麻甩有錢有時間玩車,因為唔洗做拿住個丁權就有大把錢;醫生忙到死,但都大把錢,玩得起。車場會見到Ben跑、寶馬開蓬跑車、保時捷911、掃把佬WRX、Nissan GTR R33、Toyota Supra(我甚至見過紅色法拉利和本田NSX),就連電單車都係Harley、Vespa。我見到不少和我同Rank的小職員,即時醫院這個官僚系統的最低螻蟻層次的General Service Assistant們,常常都在恨這些勁車,行過的時候對勁車指指點點。而我總覺得,我沒有可能玩得起這些車,所以就算每天會見到這些勁車達四次,Not impress me。正如曾幾何時有入貨衝動的Xplore m68 smartphone,我每天行過西洋菜南街四次,有N間中原電器,每一間都有一個Xplore Booth,我由I will buy one,慢慢變成Not impress me,最後變成Not impress me at all。最後省了兩千三。
  3. 蘋果PowerPC Mac用的,是公開標準的Open firmware(OF),是由Sun Microsystems和Apple所倡議的公開標準,而不是用32 bit/64bit CPU模擬8088的BIOS。Open Firmware論技術是在Mactel所用的EFI之上。我實在聽厭了各大電腦雜誌或網誌講,EFI令Mac boot機更快。另外,我仍然不明,iTunes個s字、Steve Jobs個s字,是不是如此的易忘記?這種錯誤只能容忍一次。錯了一次之後,下次見都都識加返啦。但我多次在最近幾期的一本便便見到iTune、Steve Job。令我覺得他們的寫手、編輯以至校對都很不濟。集團老頂肥佬黎拜Steve Jobs為神、就連一本便便的洋文名Easy Finder也是來自Mac OS,旗下刊物竟敢多次寫錯Steve Jobs個名?
  4. 假如我是主導一個研究隊伍的話,我只會在論文刊登在Nature、Science、PNAS、Lancet、NEJM、JAMA等等級數的期刊時,才開記者招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