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反正公司部機都死死地,而且我又部署緊可能轉工,突然想用增加Productivity的理由,一來想爆開個Keyboard大掃除,二來想去塗污現在使用的eMac鍵盤。將Microsoft word常用的Short Cut Key上色。例如Cmd + ~(將個~油黑佢),類似這些貼紙。話分兩頭,原來這些貼紙都幾很貴。8.99英鎊一張貼紙?仲貴過五百號閃中閃龍珠卡呀!
  2. 在家用FCE + G4剪片超慢呀!由其是Video source多過一個,要剪多角度影片的時候。畫面無RT(Realtime)都算,而且預左。聲都無RT effect,改少少都要重頭再Mixdown過聲才知道自已剪到那裡。幾秒聲要Mixdown兩分鐘。煩到死。好想換機!富野話用G4加FCP剪Z高達電影,但我估佢部G4裝了RT card。我憑著我的高超耐力與精湛技術,在無任何RT的情況下將五分鐘的片剪好。現在只欠字幕,預計做多一點五晚(半晚為Render h.264)應該Okay了吧。True that! Double True!
  3. 想發起網上乞食,扮可憐叫每個人經Paypal捐一美元比我換機,我收到錢買到機,我會發放我炸爆現在的eMac的影片。只要昆到1299人落搭,我都換到部iMac Duo Core。突然想到那些昆狗人的地盤招聘廣告,失業中年人仕打電話去就話請你,叫你入一舊水入去某個戶口做入閘卡。到話開工那天,才發現被昆水。又或將銀行所有戶口的仙位零頭轉到我戶口,可能都會發個小財。所以下次我在街上掉了一亳,我以前不會去拾,現在或者會。
  4. 在網誌界看其他在Medical Field工作的人,才發現我是十分的格格不入。例如Medical field工作的人似乎都住在藍田,而且信仰基督教。有時發現,我自己是不被那些在醫院當文職的人所看得起的。護士會覺得我這些人在增加他們的工作量或阻著他們繁重的臨床工作,故此每次和護士「打交道」,都會有一種被叫罵的感覺。醫生可能會重視我這種人多一點。因為我是他們仕途生涯的死士,一將功成萬骨枯,各位阿Sir飲杯。覺得有點被歧視。但其實每天都對著部電腦,誰人歧視我呢又?我開始覺得,在種族、宗教、年齡、性取向之外,很多時我們都自己歧視自己。但我很想找個方法去隱匿自己的職業。
  5. 看到這個blogebrity的Post,正如我之前所說,廣東話是不是出了問題呢?還是我們對廣東話有另一種的要求?以前睇今夜不設防,蔡さん與黃老霑飲大兩杯後廣東話仍叫做可聽到,聽得明。可是倪匡的卻聽不明了。當年金錢台倪匡說話要加字幕,成為一時佳話。現在差不多所有無記亞記晚上的節目,廣東話都要加中文字幕。是不是廣東話太難講、太易有懶音、太易出錯、太悶、太粗俗、太不國際化、太不回歸祖國,還是怎樣?(當然,也為賣埠。)
  6. arnold
    可能因為我見首不見尾。找我要找到去MacGrass。見到上面的人名,突然覺得自己很不濟。找我的人Arnold,前幾天與盟友去朗豪食飯,見到他在表演。沒有前去相認,而他已經推出了好幾張唱片。Jerk Dan,幫林海峰的歌Rap。Captain,現在是一間本地獨立唱片公司的主腦。藍奕邦,佢現在做甚麼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不用我去解釋。N年前大家都不是甚麼,在mp3.com做音樂。有時會出來食飯。現在他們都在音樂界發展甚佳。而我,是一個霉的Rexxxch Axxistaxt(要隱藏自己的職業呀!)
    p.s. 留言已被刪除!